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云野鹤

闲云一片无留意,野鹤盘桓有去时;世上苦多心自扰,渔樵烟淡尽歌诗。

 
 
 

日志

 
 
关于我

貌瘦不堪, 学识陋浅, 百无一能, 退休赋闲。 平生所爱, 涉水爬山, 偶动笔墨, 草根杂谈。 浊酒淡茶, 与友调侃, 岁逾古稀, 未觉天晚。 广结知己, 歆享余年, 博海泛舟, 心地陶然!

【原创】“瓦松”的悲哀 (图文)  

2009-09-10 13:16:35|  分类: 灯下杂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瓦松的悲哀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你见过自然生长的瓦松吗? 我在高山的风化石上,发现了几株挺拔的“高寒瓦松”。翠碧欲滴,骄劲可爱。你别说,它虽然“松”字之前冠有一不太雅的“瓦”字,但还真不失“松”的风骨呢!——尽管是土地贫瘠,干旱少雨,早晚风凛,午日酷热,“周边”植物已多矮小干瘦;可是它却依然富有勃勃地生机,傲然不屈的生长着。让我对它的优美“松”姿和顽强的生命力,油然而生敬意。

       于是,我把这株稀罕的玲珑剔透的“瓦松”,小心翼翼的挖回来,精心地栽在我家花盆的翠竹之下。

       心想“松”与竹相配,一定雅致、高洁,别有情趣。

       “瓦松”的生命力的确很强。栽在花盆里几乎没有“缓苗”就在营养丰富的新环境“茁壮”地生长起来了。我们知道它耐旱,为了防止疯长特意在它周围控制了水分。可是它还是长得比山上要“水灵”翠绿得多,分外惹人喜爱。开始时我好高兴,觉得真有“松”竹相映,蓬荜生辉之感。有的人看后,还经常一个劲的询问在什么地方可以再挖到这可爱的小植物。          

可是,好景不长。也就是半个月光景,这株“挺拔”的“松”就不再“挺拔”了。先是“根基”底部沿着主干的一圈肉质的“厚叶”开始干瘪,接着变黄、死去;然后,笔挺的主干开始倾斜,为了不使自己倒下去,不得不“攀附”在身旁的竹节上。

如今的这株“松”,实在是“松”了。和依然翠绿的竹子相比,不仅没有了往日的刚强,反而呈现出一副失魂落魄、弱不禁风的病态。——下端散乱得“脱了相”,上端长成不伦不类、勾勾巴巴的蛇形。实在有愧“瓦松”这个响亮的“松”名。

 让我好可怜啊,令我很忧伤。

  我反思:是我对它不够爱么,是我对它关照不周么?

 我突然想起了《庄子·外篇》中一则“鲁侯养鸟”的寓言故事:“昔者海鸟止于鲁郊,鲁侯御而觞之于庙,奏九韶以为乐,具太牢以为膳。鸟乃眩视忧悲,不敢食一脔,不敢饮一杯,三日而死。此以己养养鸟也,非以鸟养养鸟也。”是说,从前有个海鸟落到鲁国的都城旁,鲁侯把它迎在祖庙里奏乐设宴。结果这鸟被吓得眼花心跳,不敢吃肉,不敢喝酒,三天就死了。这种用自己的习性,而不是按鸟的习性去养鸟,只能害死鸟。

庄子最后评论说:“夫以鸟养养鸟者,宜栖之深林,游之坛陆,浮之江湖,食之䲡鲉,随行列而止,委虵而处。”——用有利于鸟的养护的方法去养鸟的话,应当让海鸟栖息在深林之中,游荡在沙洲之上,飘浮在江湖之中,去吃泥鳅和小鱼,随着鸟群的行列而息止,从容自在的生活安处。

“鲁侯养鸟”的寓意如此,瓦松的教训也如此。——均不可有意或无意地以“你自己”“良好”的主观愿望去违背或改变生物“它自己”健康成长的客观规律。否则就会事与愿违,造成可悲的后果。

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有多少好心办坏事的事情啊?有的人把自由的“鸟”禁锢在家中,让它享受着贵宾一样的“锦衣玉食”但它并不感到快乐的生活,最终导致自由可爱的“鸟”啊,郁郁寡欢、恨恨而终。这些人常以自己的标准来厘定、甚至是“篱定”别人的好恶,其结果必然是适得其反。与其说应该把鸟当作“鸟”来看待,倒不如说更应该把人当作“人”来看待:这便是《庄子》“鲁侯养鸟”的深刻含义。——我是“傻蛋养松”,重蹈覆辙。

从人成长的角度来看,无论家长对待孩子、还是老师对待学生都同样需要从他们的客观实际出发,了解他们生动多彩的生活实际,理解他们喜怒哀乐的情感实际。让他们的理想、志向以及生活兴趣,都尽可能的得到全面而健康的发展,而不是让孩子为了实现家长或老师“你自己”主观的梦想去努力。当他在家长和老师的关心、爱护下实现了“他自己”的抱负时,这才是对他教育的真正成功。而“帮助”的结果尽管没有造成像像“海鸟”一样死去,可让挺拔的“瓦松”趴了下来,逐渐枯萎,这也是教育的失败和极大的悲哀。

——现在有一句时髦的语言叫“只求过程,不问成功”。在这里是行不通的,因为我们是“主观愿望和客观效果的统一论者”。


我对塌了腰的“瓦松”尽管采取了强有力的补救措施:移植窗外,限制养分,加强阳光和适当通风。——但是,我还是很担心由于

【原创】瓦松的悲哀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我错误的只是以“我之所愿”待它,瓦松的一生恐怕就将毁在我的手里了;虽然我是那么的“爱”它,知错之后还尽力的做了补救。

可爱、可怜而又可悲的“瓦松”啊,令我反思,让我警醒!——心绪难宁,故书于此,“抛砖引玉”以求博友同仁以我为戒有所感。并给予指正。成长中产生的“伤害”往往是很难挽回的,不管是有意的,还是“好意”造成的。

                                                                                               


  评论这张
 
阅读(984)| 评论(6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