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云野鹤

闲云一片无留意,野鹤盘桓有去时;世上苦多心自扰,渔樵烟淡尽歌诗。

 
 
 

日志

 
 
关于我

貌瘦不堪, 学识陋浅, 百无一能, 退休赋闲。 平生所爱, 涉水爬山, 偶动笔墨, 草根杂谈。 浊酒淡茶, 与友调侃, 岁逾古稀, 未觉天晚。 广结知己, 歆享余年, 博海泛舟, 心地陶然!

【原创】土豆地里“遛”情怀!  

2010-09-14 20:07:23|  分类: 山林野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遛”土豆的老汉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清晨,天气分外晴朗。郊外一派热闹景象,麦子和油菜刚刚收完,土豆和杂粮、葵花籽已到了抢收的季节。田地里各种“农机”在为丰收的喜悦而有节奏地轻声欢唱着;那来来往往穿梭也似的大小车辆,挤窄了往日宽阔的城乡大道。

        今天得闲,应朋友之邀去“遛”了一次土豆。北方称为“遛土豆”的事,是到收获过的土豆(马铃薯)地里用二齿子等工具去刨主人收获时遗漏的土豆。“遛”就是到处寻找的意思。

        大约有四五十年没操过遛土豆的“旧业”了,记得还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困难时期”,十五六岁的我经常在秋天里到远离城镇的“生产队”去检菜叶,遛土豆。那时,检菜叶、遛土豆,完全是为了解决“饥肠辘辘”的问题。我是家里的长子,对“困难”的印象和体验是最深的。当时虽然人人都明白土豆的营养、实惠要比干干巴巴的大头菜叶子、白菜帮子强多了;但是,我宁可去捡白菜叶子,也不愿去遛土豆。因为菜叶子多多少少、好好赖赖都能捡到一些,可遛土豆就不然了。有时忙活半天也一无所得,没有半点“收获”。常常是土地的主人们一埯子、一埯子的仔仔细细地起土豆,然后自己还要认认真真地至少“遛”上两三遍。等到我们去的时候,整个土豆地已经被刨得“稀宣”了,每迈一步,厚厚的“宣土”都可以漫过鞋面,要想遛到像样的土豆,那可真是“相当的难”啊。所以只好是常常检些土豆秧子上残留的纽扣一样大小的土豆崽子或刨碎了的小块土豆渣滓就感到很不错了。

        快到十五六里地以外的农场土豆地时,便看到有些勤快的早行人用自行车、摩托车驮着遛得的土豆陆续地往回返了;令我诧异的是,从他们袋子的隆起的形状看,遛的多是滚圆的大土豆。——怎么能这么快,遛到这么多、这么好的土豆?我们是不是来晚了,会不会遛不着了。同伴见状嬉笑着对我说,今年土豆大丰收,落到地里的土豆“海了”,有的是土豆,尽够你遛的!一到地里,我就急不可待地凭“老经验”挨排地刨将起来,见到像样的土豆就捡。同伴急忙制止说:“先生,你遛过土豆吗?这么遛土豆不把你累死!再说你捡那土豆崽子,拿回去谁吃呀?大的,坏的不要……”

        ——我依照他们的经验,顺着垄沟去“挠”,甭说,不太费劲,却真有货:不时的听到我一声高喊“又来一个大个的……”惹得左右一片讥笑:“好像满土豆地就你遛着了似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们这那是遛土豆啊,这简直是“选美”呀!磕了、半拉的不要,晒青了、伤水了的不要,甚至连鸡蛋大小的都嫌它太“捎色”!这遛的土豆选得比市场买的还匀溜呢!

        好像刚刚遛了不大一会就该吃午饭了。土豆地是在一个山坡的脚下,它的上面是宽阔的向两边绵延的麦田,麦田的再上面是直到山顶的白桦林;土豆地的东面是一片松林,西面是刚刚割倒晾晒的“青储”。我们的午餐地就选在东面景色怡人的松林边。

         各自摆出带来的午饭,可够丰富的:主食馒头、酸奶以外,还有干肠、酱牛肉,黄瓜、柿子,葱蒜、辣椒,榨菜和自制的可口开胃的藿香咸菜等。酒,自然就更不可少了,我们带的是“小烧散白”和自己炮制的“不老草”(草苁蓉)滋补酒。坐定稍事后谦让,便显示了在家里少见的饭量与良好的食欲“饕餮畅饮”起来。——有人说,钓鱼不在乎钓多钓少,关键是体会鱼咬钩那片刻的兴奋——那么遛土豆的最快乐便是在黑黝黝的土地里“挠”出白花花的像馒头一样大小的土豆来的瞬间。——几口高度烈酒下肚后,收获颇丰的哥们开始兴奋地争相表白自己的战绩与喜悦的心情……

        午饭后,两位稍比我年轻的老弟按捺不住“体会兴奋”的欲望,又扩大他们的战果去了;另一位稍长于我的老兄正在树阴下那香软的松针毯上十分惬意“曲肱而枕”的小憩;我便酒足饭饱后散懒地倚卧在一棵老松树根上舒舒服服地“假寐”。——山坡、田野的小风习习吹来,怎么那么的舒爽、温馨呢?真的是山林、海滨的空气像天然的“氧吧”一样,含有丰富的“负离子”吗?倚靠的老树、身下的松针,怎么那么让人安适、感到那么绵软?真的是“山高养木欣,阔野陶人情”吗?

        片刻“假寐”于醉人的大自然的怀抱,令我精神油然而生。酒未醉人人欲醉,醉眼朦胧眺远山。对面山上那向远处绵延的收割后的麦茬地,金黄色的铺向一个又一个山头。——那连绵的山哟,在蔚蓝的天空的笼罩下,在亭亭玉立的白桦林的映衬下,显得那么辽远而凝重,宽阔而肃穆。影影绰绰的会看到远处有几个人在麦田里捡拾麦穗。此时,蓦地在我的心目中涌现出一幅宽大无比的不朽的油画。上至苍天,下接大地,视野之内莫不为画。那虔诚专注的“麦田中的拾穗人”不就是19世纪法国杰出的现实主义农民画家米勒,他以写实主义的风格,用极细腻的笔触,画出的一幅最能代表他艺术风格的作品《拾穗者》吗?他那画中的三个拾麦穗者,专注的神情、迟缓笨重的动作,表现出了她们的虔敬、忍耐、忠诚……把农民与土地那种依恋的鱼水深情表达得淋漓尽致。但,那久远的画面终归缺少亮色,过于黯淡,哪有置我于其中的大自然的画面亮丽、芬芳而又丰富多彩呀。

         今天遛土豆的情怀呀,怎么像“小烧散白”一样浓烈,像“不老草酒”一样绵长?它显然不同与我在半个世纪以前的向秋后的土地“寻找食吃”的苦难与无奈,更有别于甚为久远的异国情趣的法国“拾穗者”那样艰辛与沉重……但,却有一点确实又与昔日的人们有所相通:那就是对土地依恋的情感,对生养我们的土地的由衷地敬爱。

       “厚德载物”的大地啊,为人类提供了不仅仅是物质的无限丰富的滋养。

        不知何时,“小憩”的老兄又遛了一兜土豆回来。伙伴们也都各个大有丰获 ……

        最为美不自禁的就是我:经同伴再次帮助筛选,居然有两个大半袋的上好土豆,搭在车座左右,稳稳地骑回家。楼前邻里见了,有的说:“看,这退休的老头真能干;真会过日子,也不嫌累的慌……”我不无炫耀的诙谐地说:“干点儿得点儿,遛土豆省下钱好买酒喝……”不想话音没落,老擓(kuǎi,北方方言,对老妻的爱称)听到搭腔了:“别听他‘白话’!你成天呆在家里就没你的酒喝了?你愿意跑山,挨累——乐意——该!”

        在一片哄笑声中,还有的说:“哎,能省几个钱,买点土豆算了……”我心里话:“土豆能买来,能把那‘秀色可餐’的景致和难得的情怀买来吗?”

       “遛土豆”的“遛”,就是寻找的意思。当今遛土豆,大多“寻找”的就是消遣、娱乐,“遛”的是对劳动美的体验;而收获的,则是难以言传的情趣与融入自然、超脱自我的快乐。——这是任多少金钱也不可能卖到的、对幸福人生深刻感知的可贵“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923)| 评论(4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