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云野鹤

闲云一片无留意,野鹤盘桓有去时;世上苦多心自扰,渔樵烟淡尽歌诗。

 
 
 

日志

 
 
关于我

貌瘦不堪, 学识陋浅, 百无一能, 退休赋闲。 平生所爱, 涉水爬山, 偶动笔墨, 草根杂谈。 浊酒淡茶, 与友调侃, 岁逾古稀, 未觉天晚。 广结知己, 歆享余年, 博海泛舟, 心地陶然!

【原创】惊见兴安雪岭喜鹊来  

2012-11-22 22:52:26|  分类: 叙事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惊见兴安雪岭喜鹊来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一晃,来到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不觉已经半个多世纪了。今年,我第一次在大雪纷飞的冬季看到了我非常喜爱的喜鹊。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著名作家老舍来到林区,曾在美丽的诗句《大兴安岭》中吟诵道“蝉声不到兴安岭,云冷风清暑自收”,于是有的人仿其句写到到喜鹊:“喜鹊难越大兴安,松劲风高雪满山。” 不仅是冬季,就是风和日丽的大兴安岭的夏季也绝无喜鹊的踪迹。
        我对喜鹊的钟爱,除了它长得俏丽,有着像大熊猫一样黑白相间的漂亮的羽毛,有着登门报喜令人欢快的“喳喳”的叫声以外;还有一个萦绕我的心怀久久难以消去的、让我始终对它有愧疚感的故事。
        我小时候,大约尚在“童龀之年”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家居东北农村。当时各种鸟雀非常多,秋天里,孩子们的一项光荣的任务就是拿着秫秸或长长的柳条到场院里去疯:驱赶那些贪嘴偷食的家雀、山雀,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鸟类。我们最恨、最讨厌的就是乌鸦:我们管它叫黑老鸹,它不仅长得黑不溜秋呱呱乱叫,令人心烦;还特别胆大能吃,造祸人,赶走了飞不远又落下,有时吃够了还把没脱粒的玉米棒子叼走了。
        有一家的年龄大的孩子用长鞭子抽住了一只老鸹,把它拴在他们家的场院里,那凄惨的叫声吓得什么鸟都不敢来了。我们十分羡慕,想借来一用,人家说什么也不肯;还宝贝似的喂点水,给点米,没事时就捅咕它让它没命的呱呱乱叫。临了人家还说了一句气人的屁话:场院里有的是老鸹,有本事自己去逮吗!
        我的堂哥比我大两岁,心急气盛,愤不过地对我说:不信咱们就逮不住个臭老鸹!
        我们不会用鞭子,后来我们找来一个春天捕鸟的夹子,挂上一串大苞米粒当诱饵,伪装在一群乌鸦常落的玉米堆旁。为了防止被打着的乌鸦跑掉,还在夹子下绑了一棵大秫秸。
        我们猫在秫秸垛的后面瞅着,防止误伤了我们喜欢的“好鸟”,一群贼头贼脑的乌鸦真的来了,它们窜来窜去的吃玉米,可是就不往夹子上的那串大玉米粒上叨。有的乌鸦斜着眼睛看看又跳开了,还不时的警惕地向我们藏身处张望一下。哥哥说咱们先回家吃饭吧,老鸹可贼了,别让它发现咱们。
        晚饭后,夕阳衔山,余晖满天。
        我们哥儿俩刚走近场院就看到那头的玉米堆上一大群的鸟又飞又叫,我们欢呼着,喊着:“打着了!打着老鸹了!”可是跑到跟前,我们愕然了:我们打着的不是黑老鸹,而是我们大家都很喜欢的花喜鹊。
       那群喜鹊有的在玉米堆的上空盘旋护着地面的喜鹊,有的在玉米堆旁用嘴去叨夹在那只喜鹊腿上的夹子……
       我们很着急,想冲上去打开夹子把喜鹊放开。可是喜鹊们看到有人来,一下子都衔着受伤的喜鹊奋力地离开地面飞起来,好大一个喜鹊群一会飞高,一会落下摔向地面——连同绑在夹子上那棵长长的秫秸。
       我和哥哥拼命的追呀,撵那!直到田野里,那棵秫秸挂在楂子上才算撵上掉在地上的喜鹊。我们顾不得上扑在头上成群喜鹊的叫着、叨着、用翅膀抽着地疯狂进攻,手忙脚乱地打开了卡在喜鹊腿上的夹子。我们本打算把喜鹊带回家中包扎养护,可是喜鹊群没命地争夺,我们只好把它抛向了天空,任鹊群衔着、护着受伤的喜鹊远远地飞走……
        悠悠岁月已经逝去半个多世纪了,对喜鹊伤害的情结始终纠集在心头。来到大兴安岭五六十年了,虽然没再看到这种喜鹊,但对它的愧疚与喜爱之情却始终有增无减。
        现在回忆起来,少年无知,竟然把人类的朋友鸟类划为“好鸟”和“坏鸟”之分。
       其实,乌鸦也是我们的朋友。早在三千多年的《诗经·玄鸟》中就记载道“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近人考证“玄鸟”就是商代人们崇敬“乌鸦”的图腾。历来有人认为乌鸦为“尚能反哺”之禽,把它敬为“孝鸟”;汉末的曹操有名诗“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已经乌鹊并提,共喻之为贤明之士;宋代爱国词人辛弃疾的千古名句“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中奉乌鸦为“神鸦”,这些无一不是进一步告诉了我们的祖先对乌鸦的普遍敬爱之情。到了清代,因为有了“乌鸦救驾”的传说,对乌鸦的崇拜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上至皇家的宫廷殿堂,下到八旗子民的普通庭院,都在门前设立“索罗杆子”,逢年过节祭拜乌鸦,供奉食品。在现实中乌鸦和喜鹊也都是消灭害虫,美化环境的好朋友。世俗中有些人那种恶待乌鸦的行为实在是要不得的错误。
        前几年,大兴安岭有的地方泛滥“松毛虫”的时候,曾经飞来了许多专吃“松毛虫”的“灰喜鹊”。我特地到松林里追踪观察,欣喜不已。但是,我总觉得“灰喜鹊”体态瘦小,全身灰白,远不如这种“正统”的黑白相间的花喜鹊那么“雍容可爱”。
         今日又见喜鹊来,愧疚欣喜萦心怀。
        在大雪满山的季节,你——我可爱的喜鹊来到了高寒的大兴安岭,是特来布告刚刚召开的十八大的煦暖春风,还是改革之后塞外边陲焕发的诱人灵气对你的招示?
        看那踏在河堤两岸柳树枝头的成群喜鹊,喳喳欢叫,翻飞亮翅;如高奏地喜乐,分外悦耳,犹仙子在翩翩起舞,煞是好看。
        人与动物的相处,从无知到醒悟,是一个惨痛的过程。反省自己,改过自新,才是不至于继续愚蠢下去的明智之举。
        东隅已逝,榆非晚。
        当年那只受伤的喜鹊后来怎么样了?——在这群喜鹊中是否就有当年那只或者那群喜鹊的后代?我要对你——我亲爱的喜鹊倾注满心的爱:不仅欣赏你的美妙歌喉和靓丽的美姿,关注你与人类和谐的生存环境;更要提防别人对你有意无意的种种伤害。当然也包括我曾经厌恶的乌鸦。
       化昔人“喜鹊难越大兴安,松劲风高雪满山”之句,反其义以寄深情:
        喜鹊今越大兴安,何惧风高雪满山;野鹤留步敬仙子,闲云乐伴舞翩跹。
    
                   【原创】惊见兴安雪岭喜鹊来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4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