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云野鹤

闲云一片无留意,野鹤盘桓有去时;世上苦多心自扰,渔樵烟淡尽歌诗。

 
 
 

日志

 
 
关于我

貌瘦不堪, 学识陋浅, 百无一能, 退休赋闲。 平生所爱, 涉水爬山, 偶动笔墨, 草根杂谈。 浊酒淡茶, 与友调侃, 岁逾古稀, 未觉天晚。 广结知己, 歆享余年, 博海泛舟, 心地陶然!

【原创】难忘那黄花甸上的女人  

2012-09-04 21:35:43|  分类: 山林野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难忘那黄花甸上的女人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难忘那黄花甸上的女人……

    北方的六七月间正值野地“金针”——草地黄花菜,盛开的季节。几场小雨过后,天高云淡,空气格外新鲜。

    我们三个“臭味相投”,愿意跑山的老搭档相邀,清晨出发,去采黄花菜。

    照例,我们带好了午餐和足够的饮用水。然后,迎着初升的太阳向郊外的农场大西北的草甸子进发。

    一路上采黄花菜的人很多。乘汽车的,骑摩托的,络绎不绝。像我们哥仨骑着老式自行车的人已经不多了。

    大草甸子上的“路”本来是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因为虽然“道眼儿”大多逼仄狭窄,但对于汽车和摩托来说,平展的大草甸子和些许的坑坑洼洼,简直就是来去自如的坦荡的越野赛场,有没有“道”都无所谓。可是对于自行车来说,雨后草甸子就很难骑了。平坦的矮草处还好说,低洼处一积水就打滑,不小心拐出“道眼儿”就会陷入沼泽或乱草里。

    好在我个儿高腿长,两脚踏地,连骑带蹬地比我的两个搭档先闯过了那段“艰难的路程”,好不容易我们才来到了目的地。

    这里真是名不虚传的“黄花甸子”,放眼望去,遍野连天的好大一片长着黄花菜的草场啊!尽管采黄花子的人很多,但是看上去,人好像只是花的原野里的零星点缀。

    未到中午时分,那些“捷足先登”的汽车们、摩托车们已经陆续的满载而归了;而我们三个“笨鸟先飞”的脚踏车族,却把大部分时间都耗费在路上了,自然采得还不够多。远远望去,偌大个草甸子,在我们的视野里,现在只有几个人还和我们一样仍在不停地采着。——离我们比较近的一位是大约有半里地远的,好像比我们来得还要早的女性。——头上的花头巾分外显眼。

    说实在的,那家自己食用也不会需要采这么多的黄花菜呀。——谁让咱们呼伦贝尔大草原这么出名了呢?一到这个季节,外地的孩子,远方的亲朋好友,都会想到呼伦贝尔黄花菜这“地道的”驰名“山珍”;或者,竟然是我们首先想到要给远在外地的亲友们多采些这家乡的天然美味的高档山野菜啊。

    富饶美丽的呼伦贝尔,这里不仅景色优美,物产丰饶;而且,哪一位呼伦贝尔人不是勤劳重义,爱心有加,勇于担承,乐以奉献的人呢?

   “采山”是我们的乐趣,而在这乐趣中又能够为亲人们多少尽一份微薄的心意,也是一种幸福。

   “馈赠”讲究诚意,礼物当需“上品”。我们这些采黄花菜的,总是挑挑拣拣的——已经开了花的不采,骨朵太小的不要,专找那些刚一露黄的极好的大骨朵金针采。一上午,我们也采了很能令自己满意的满满的一大兜子了。

    这时,天气逐渐的闷热起来,草甸子一丝风也没有。我们三人各个汗流浃背。大瓶子水已经干下去一多半了。

    十二点多,我们开始午餐。——野餐总是那么丰富:除了主食外还有小葱、青菜、大酱、咸菜、牛肉干和每次必带的一瓶小烧白酒。

    采菜是辛苦的,劳动是快乐的。三人轮流“就瓶”畅饮。几巡过后,汗已出透,清风渐起,吹在身上,十分舒畅。

    天空很蓝,朵朵白云随着风在涌动。这时,黄花甸子上采黄花的人已经寥寥无几。北面那位妇女仍然在不停地采着黄花菜。那么“醒目”,那么突出;衬着广袤的连一棵树都没有的黄花甸子——置身在这绿野黄花、蓝天白云之间,真是大角度绝美的风景画面。正如茅盾老先生在《风景谈》中所说的:自然是美丽的风景,然而人的活动会使风景更加美丽,“人创造了第二自然”!

    喝酒谈天,欣赏呼伦贝尔草原这独特的风景,一瓶酒很快就见底儿了。

风起云涌,不觉有了些凉意。东面天边一抹浓云正挂着雨幕偷偷地乘风袭来。

有经验的同伴说:“这是暴雨。快用自行车支个雨棚!”

    我们迅速地把三辆自行车顶成“∏”字型,蒙上铺在地上就餐用的大块的塑料布,用绳子绑牢、拽紧。还没来得及摆放好最怕淋湿的黄花菜的口袋,大雨已经逼临了我们“∏”的“棚门”。我们三人就像少年时期体育课上的“鱼跃前滚翻”一样,争先恐后地翻滚到“棚”里,搂着黄花菜的口袋,相互挤着,笑着,还炫耀地说:这拥挤蜷曲的样子,是不是和神州九号中三位宇航员差不多呢。

    雨封了“棚门”,大而有力的雨点儿打在头顶上的塑料布上哗哗作响。荒野辽阔,大雨如泼,唯有在远处淋漓尽至的雨幕里那个已经穿上了红塑料雨衣的女人无处躲避,依旧还在雨中采着黄花菜。

    一阵霹雷闪电,风狂雨骤,她蹲在草丛里“迷”了片刻;骤雨稍过,她很快就又顺着风站起来。——风鼓动着她的红雨衣,就像跳动的一束旺盛的火焰那么强烈不息,执着明丽,意蕴深远。

    那是谁家的女人呢?

    丈夫可知晓妻子这时在冷风凄雨中的情景?父母可体会到坚韧的女儿此时亲历的艰辛?子女可理解妈妈现在那难于言表的凝结着大爱的无私奉献?

    半个小时后,天空逐渐“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但,大雨过后的草甸子,却是处处汪水,步履维艰。来时的路早已是小溪一样的流水了。

    甭说骑车了,完全靠推才把装有黄花菜的自行车弄出“草地”。到了砂石路我们三人便来了精神;嬉笑着,唱着“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

    回望夕阳照耀下的黄花甸子,那辽阔的茵茵草地,碧绿的草尖儿上闪着璀璨的水珠,晶莹而美丽。那位把红色的雨衣搭在车把上,后座左右驮着两大袋子黄花菜的女人身披着彩霞,迎着阳光,弓着腰,步履艰难地推着自行车由远处走来,就要蹚出了草甸子。

    看到霞光里的形象,我感到她似乎不是在采黄花菜,而是在昭示一种可贵的精神,显示着一种挚爱虔诚的巨大魅力。

    她诚然是一位妻子,是一位女儿,或者她更是一位呼伦贝尔大草原最普通的母亲。

    那红色的雨衣和金色的阳光,把她那犹如人生路途上矻矻以求的大爱的朝圣者的形象,渲染得如此靓丽,永远地定格在我的记忆里。

  评论这张
 
阅读(1349)| 评论(7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