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云野鹤

闲云一片无留意,野鹤盘桓有去时;世上苦多心自扰,渔樵烟淡尽歌诗。

 
 
 

日志

 
 
关于我

貌瘦不堪, 学识陋浅, 百无一能, 退休赋闲。 平生所爱, 涉水爬山, 偶动笔墨, 草根杂谈。 浊酒淡茶, 与友调侃, 岁逾古稀, 未觉天晚。 广结知己, 歆享余年, 博海泛舟, 心地陶然!

【原创】奥克里堆山 散记  

2012-09-12 22:55:02|  分类: 游记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奥克里堆山散记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题记:身比流云逸,心同溪水闲;坐览春秋逝,奥克里堆山。——闲云野鹤

      

       几次到大兴安岭的阿龙山林业局都听人说到奥克里堆山的雄伟与神奇。

最早听到奥克里堆山这个名字还是在“文革”以后的1978年,在阿龙山参加大兴安岭林管局《林海日报》社组织的林区“文艺通讯员”座谈会的时候。当时参观了林场,还“深入”了林场小工队。本来许多“通讯员”对颇有名气的大兴安岭北部最高峰“奥克里堆山”都很向往,屡次向大会的组织者提出登山的欲望,可是无奈当时正值大兴安岭林区最寒冷的冬季,林业局到林场的干线以外很难通车,“大白山”——当地人对奥克里堆山的称呼——此时完全处于大雪封山状态。我们只好在去林场的公路上遥遥地仰望了耸立在群山之中的“奥克里堆”——这个通古斯语系(亦有人认为是“满语”)称为“牛头”的耸立在云端的白雪大山。

以后也曾多次来过阿龙山,但皆因来去匆匆,未能成行。

今夏秋之际得暇,竟先后两次登上了我心仪已久的奥克里堆山,了却了我的夙愿。

第一次,一行七人。除了晚辈侄女一人以外,全是比较年长的一伙。其中只有一人曾经来过奥克里堆山,我们其他六人都是慕名前来。初登此山的人们大多对沿路风光赞不绝口:山清水秀自不必说了,最令人兴奋的是,远处偶尔穿山而过的狍子;以及不时的会从路旁的丛林里飞起一群群的国家明令保护的珍稀动物——飞龙,即学名为“榛(zhēn)鸡”的,“天保工程”以前已经被捕猎得比较少见的野生飞禽和见到汽车不知远飞,还不紧不慢地踱到路旁观望的胖胖大大的松鸡。

我们虽然是从相对坡度较缓的东坡登山的,开始,我对跑前跑后忙碌着录像年龄最小的侄女很担心,深怕山高路远她会体力不支。

       【原创】难忘的奥克里堆山之行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但是,结果她却轻松登上了山顶,倒是两位成年女士因为实在身体不适而滞留在距离顶峰只有几百米之遥的偃松林下的火山岩滩休息,然后遗憾地仰望近在眼前的山顶,低头哀叹脚下盘道的虬根,无奈地原路返回,未能登上那虽然可望而终不可即的顶峰。

       【原创】难忘的奥克里堆山之行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第二次则是由一些年轻人为主组成的登山队伍,我是个随从。

离开阿龙山林业局向东,取道阿中方向17公里,然后向北便进入通往密林的7~8公里的叉线。中间经过一座激流河便桥就会拐到奥克里堆山的脚下。

这次我们是直接从陡峭的南坡登山的。沿着山下小溪逆行一公里就是夹在丛林中的陡峭山路。开始时年轻人有说有笑的欣赏周围的景物,相互选景拍摄,尽享着北方近于原始森林状态的美好风景。     

            【原创】奥克里堆山散记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陡峭的山路间经常会遇到被雨水冲刷得裸露的树根,拦路的枝桠虽然有的已被锯断,但它的根系尽管遭此罹难却仍旧顽强地在支撑着高大的树木。

              【原创】难忘的奥克里堆山之行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路旁一个已经腐朽了的多年“倒木”竟然会神奇的在它的躯干上长出三棵挺拔的,而且是松、桦两个不同品种的树来,这真是一个奇迹。                          
            【原创】奥克里堆山散记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许多蘑菇都是生长在树林里或草丛间,谁见到过这种在奥克里堆山的森林里一排排生长在树干上的鲜美的桦树蘑呢。当即采回,增添了餐桌上一道难得的美味。
          【原创】难忘的奥克里堆山之行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到了山腰以后,发现了一片只有在高寒地区山坡达到一定高度才会生长的被当地人称为“地皮松”的珍稀植物,枝间缀着晶莹的果实翠绿可爱,空气里弥漫着这种匍匐在岭顶的“地皮松”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清香。 
           【原创】难忘的奥克里堆山之行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这时回望山下,已经有了“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了:远山如黛,身置丛林;很有山巅绝顶特色的偃松已经不断地出现在周围。

            【原创】难忘的奥克里堆山之行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这就是接近山顶的偃松林,枝叶美丽得恰如孔雀开屏。它的主杆偃伏在地,上端才逐渐翘起——因此称之为“偃松”,这是大兴安岭地区高纬度特有的盛产松籽的松树品种。“丰山”的年份,在它的枝头会长满三五相聚,攒矗着的宝塔状饱满的松果。 
  【原创】奥克里堆山散记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过了这片火山岩就到达奥克里堆山的山顶了。接近胜利的道路往往是最难走的路程。山风渐大,石块迭起。真是“嶙嶙山顶石,凛风振乔柯;未有通天路,拂云人不多。”

      【原创】难忘的奥克里堆山之行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山巅是一个处在火山坑旁的平台。在上面建有一个隶属阿龙山林业局防火指挥部的北部林区最高的防火瞭望站,设有太阳能和风力发电装备。春防与秋防季节瞭望站的工作人员会长期驻扎于这平日少有人烟的高山之上,日夜守望。他们的给养,包括饮用水都要靠人力背上这陡峭的山巅。

            【原创】难忘的奥克里堆山之行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围绕瞭望站,有许多用火山岩堆起的,欢迎远来朋友的“敖包”。此时此刻,临风望眼:彩旗猎猎,敖包耸立,苍凉、辽阔而雄浑的意境不能不让人油然顿生。

      【原创】奥克里堆山散记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有人根据奥克里堆山顶过去长年积雪,臆断:现在虽然夏季会冰雪消融,但定然是“奥克里堆山顶火山岩里寸草不生”。可是,我在瞭望站旁的火山坑处就亲眼见到了几株珍稀的药用植物——生长在高寒地区的大叶艾。色正味浓,药用价值极高;虽然平素十分难得,我亦不过俯视良久,始终未忍采摘。——轻轻地拂拭,满手留香。

     【原创】难忘的奥克里堆山之行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奥克里堆山登临四望:群山似海,绿树扬波;轻云拂面,地迥天阔。
          ——向西可见来时的崎岖山路,向北可遥望阿乌尼林场和鹿鸣山风景区,甚至还可以看到偏东北方面更远的满归林业局高大的标志性建筑物——进入局所在地的宏门与电视塔。
            【原创】难忘的奥克里堆山之行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已临绝顶天下小,我为山峰不禁笑。何日携友再重游,老翁弃杖开先道。——山高、风凛、气爽。朋友,快乐在运动中,快乐也在攀登里!
             【原创】奥克里堆山散记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下山时,路旁有一对飞龙在好奇地窥视这些不速之客。我忙用相机拍照,可是我照它藏,我停它出。拍了好几次也没留下它的倩影;其实,林幽鸟儿忙,见人忙躲藏;不知来是客,何必太惊慌。——它就在这棵白桦树的后面,你虽然看不见它,它却可以看到你。

     【原创】奥克里堆山散记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来往必经的便桥横跨奥克里堆山下的激流河。河水清冽湍急,沙滩开阔平坦,是夏日旅游聚餐戏水、消暑赏玩的绝好境地。

     【原创】奥克里堆山散记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傍晚时分,我们余兴未尽地离开了这座可爱的奥克里堆山。在十八公里处回望那耸立云端的大山,已经不再感到十分神秘和很高很远。
         但它最具有魅力的曾是长年积雪,皑皑满山的美景,还在撩扰着我的向往。时光虽然不可逆转于昔日的终年积雪,旅游通道开发之后的今日重返冬季里的“林海雪原”,再游旧地,还是有望期待的。
        啊!身比流云逸,心同溪水闲;坐览春秋逝,奥克里堆山。——那永远令人向往的地方!
            【原创】奥克里堆山散记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评论这张
 
阅读(976)| 评论(5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