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云野鹤

闲云一片无留意,野鹤盘桓有去时;世上苦多心自扰,渔樵烟淡尽歌诗。

 
 
 

日志

 
 
关于我

貌瘦不堪, 学识陋浅, 百无一能, 退休赋闲。 平生所爱, 涉水爬山, 偶动笔墨, 草根杂谈。 浊酒淡茶, 与友调侃, 岁逾古稀, 未觉天晚。 广结知己, 歆享余年, 博海泛舟, 心地陶然!

【原创】又是黄花当令时  

2014-06-20 21:25:28|  分类: 山林野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又是黄花当令时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从农历看,今天已经是五月廿十多号了,再过四五天就夏至了。在这仲夏时节,正是呼伦贝尔地区自然风光最美的季节,对于我们这些退休闲暇的跑山客,也是玩得最疯的时候。
        好友去年秋天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我们只乘坐它“风光”地去遛了两趟土豆,天就渐渐的冷了。盼望着迎来了今春,我们三个去新区以北采了几趟婆婆丁,路况好,也不累。
       后来端午节前后柳蒿芽下来了,我们又去采柳蒿芽。再后来,车开的熟了,胆子也大了。我们竟然沿着河边小路,穿过“采砂子点”,颠颠簸簸的把车开到了小孤山以西大孤山以北,黑山头对过,隔河而望的莫拐农场西南方提水站下面的鬼子公路旁边了。
       上坡,一个人跳下来帮着推一下,车误住了两个人一起推。——轻松愉快。
       又采菜,又挂鱼;带着“丰盛”的午餐——必不可少的咸菜酱,蘸酱的小葱青菜,少许的熟食,鸡蛋、馒头等等。当然了,每次“定量配给”的“纯粮苁蓉酒”那更是必需的(驾驶员出外)。
        喝着小酒,赏着河滩原野的风光;躺在沙滩上,沐浴着充满负氧离子的草原上和煦的阳光。真的开心极了。
        市场是最敏感的时令表。一看有卖黄花菜的了,我们就按着老经验,把车开到了八号农场——现在叫“八号新区”——东北的大草甸子。到了,一看,傻了眼!三个偌大的“商砼基地”巍峨地矗立在往日盛产黄花菜的草甸子上;而且,远近草甸子全是将近膝盖深的积水。
       恰在此时,有三位妇女每个人拎着一小方便袋的黄花菜从草甸子里面蹚水出来,说:到处是水,根本就没有黄花菜呀。
       我们这三个自认为“不听邪”的六七十岁的“老老爷们”,硬是把车从砂石路尽头的水洼边连开带推地弄到二里多远的泥泞小路上。车误在稀泥里三四次,也没难住我们。开车的朋友一个劲的夸赞自己的小车“真尿性”!
        过去长黄花菜的地方真的没有黄花菜了。水,普遍有腿肚子那样深。我们背着“给养” ——主要是足够的饮用水——向大东北方向跋涉。过了一道深沟,远远看到了一片积水较少的高岗上成片的黄花菜。我们兴奋极了,一路沉闷的伙伴也不时地唱起了粗犷的歌。浅水中的黄花菜,开得实在是漂亮:黄灿灿的,一片接着一片;大多含苞待放,散发着阵阵清香。
        午饭后,我们兴犹未尽地踏上归程。由于趟水甸子花费的时间太长,我们每个人采了大概只有十多斤的黄花菜,感到也有点分量了,背在身上美不胜收。
        去时,尽量挑着水浅的地方走,费时间;归来,回家心切,直奔停车处。夕阳晚照,水草余晖。偶尔有几只野鸭子在水泡子里飞起。虽是夏季,却真个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感。在一条水沟子旁,我们先后在草窠里看到了两窝野鸭蛋,有的,差一点就踩着了。我们一边叨咕着,请求那些不该把窝筑在有人来往的黄花菜甸子边的傻鸭子饶恕我们的无意冒犯;一边快步的离开它,趟过水沟子,径直地向停车处奔去。
       一脚深一脚浅。深水,把靴子灌了包,稀泥,陷住了脚。灌了水的靴子,比背上的黄花菜沉多了。加上水草绊腿,牛蹄坑陷脚,三个人踉踉跄跄,不知摔了几个跟斗。没有路,还唱着“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三个傻老头,费尽了牛劲才把车子又推回了砂石路。坐上车以后,不约而同地感慨说“明天再来,可说什么也不能走这条破路了”。
       第二天,我们三个傻老头又来了。我们又凭着往年的经验,决定沿着铁道边的林间小道东进,然后折入北草甸子。这样虽然多走些路,却可以少蹚些水。
       可是,当年的经验往往是行不通的。还没到达小树林,我们就被“困”在了一户把道路破坏殆尽的养牛人家门前。面对那被牛群踩的稀泥和牛粪充塞得一塌糊涂的“路”,我不禁想起《西游记》里的“稀屎洞”来了。更让人可气的是路旁的女主人,还幸灾乐祸地说:“你们把车开到这里,你们仨老头得扛着出去!”
       真是,不知道那个女人的话是咒语还是乌鸦嘴?刚拐出陷人的“泥屎道”,车子就坏了。
       开始也没把它当回事,过去也发生过在山上自行车出故障的事。修不好,大不了推回去。——我不相信三个大男人推不回去一个三轮车?
       三个人,一个扶着把侧身拽,一个用绳子套在肩上拉,一个弓着腰在后面推。开始的时候,还没觉得特别的累,一边拉着,一边推着,还一边颇有情调地唱着《纤夫的爱》:“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一会才发现奇怪的事:怎么推起来会像飞机起飞时发出呜呜的响声,而且怎么会这么沉?一开始走一百米左右歇一歇,后来走不了五十米就得歇一歇,再后来人累得汗流浃背,呵斥呵斥直喘,连三十米都难坚持。这时我们才感到问题的严重。估计不仅太阳落山时都到不了家,恐怕推到家人也都得累坏了。
        最终,我们在八号农场雇了一个好心人的拖拉机,把我们连人带车送了回来才“救了大驾” 。修理时师傅嗔怪我们简直把电动车当成越野车了!告诉我们是控制器烧坏了,电机对车轮产生了滞动现象。当时,如果把电源线拔掉就不会这么沉了。
       过去,只知道“无知无畏”很有道理,现在才知道“无知挨累”也同样很有道理!
       黄花当令时,盛夏趣事多。回顾起来,确实是“艰辛而又快乐”的事。       
【原创】又是黄花当令时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29)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