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云野鹤

闲云一片无留意,野鹤盘桓有去时;世上苦多心自扰,渔樵烟淡尽歌诗。

 
 
 

日志

 
 
关于我

貌瘦不堪, 学识陋浅, 百无一能, 退休赋闲。 平生所爱, 涉水爬山, 偶动笔墨, 草根杂谈。 浊酒淡茶, 与友调侃, 岁逾古稀, 未觉天晚。 广结知己, 歆享余年, 博海泛舟, 心地陶然!

【原创】山 野 放 歌 ······  

2015-07-23 21:42:55|  分类: 山林野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山 野 放 歌 ······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山野放歌······

夏日里,是欢乐的季节。

我们三个“地主”喜迎一年一度回归故里的远方挚友,臭味相投地常到山野河湾去“撒欢”。

今天是到大孤山以西的北河湾捕鱼。

过去,无论跑多远,我们都是骑自行车。当时,我们还比较年轻,也就是五六十岁。挖点野菜,弄点小鱼,遛点土豆,采点蘑菇……都是骑自行车去,再用自行车驮回来;高兴了,还会傻呵呵地,骑一二十里的山路驮着老伴一起去,有时候,还要几家凑到一起,以采东西或打渔为由头,来个家庭聚会式的野游。

也不觉得很累,倒是蛮有情趣,蛮快活的。

记得那年,有一回,也是老朋友刚从南方回来。季节稍晚一些,已是秋末。我们相约骑着自行车带着午饭、二齿子和麻袋去遛土豆。

现在回忆起来,真的很不容易,很辛苦的。

为了贪近路,我们穿过大街,超小胡同,沿着河边小道;然后,推车爬上一条废铁路道的路基,在这不到一尺宽的道牙子上骑行三四公里。——我们常骑车子的,倒没觉得怎么紧张;可是,远方回来的朋友却吓得胆战心惊:说这是他平生骑车最严峻的考验,总怕一不小心滑到铁道下面去。其实,骑车技术一般的人都会很安全的骑过去,只不过心里有些紧张罢了。

由铁道下来奔山坡。

哪有像我们这样“遛土豆”的?——太小的不要,破损的不要,晒青了的还不要;甚至,品种不好的也不要。舍得花力气,漫山遍野的跑;找到“出货”的好地方,闷哧闷哧地刨。晚上归来,每个人都能遛出百十来斤像样的土豆。不管遛的多还是遛的少,哥儿们都匀着装。

回来,重载,可就不能贪近路走铁道牙子了。从山上的土豆地到像样的公路就是一大难关:骑上晃悠,推着太沉;只好推一会儿,骑一会儿。绊绊磕磕的把车子弄到公路下面,然后,两人一组:一人在前面扶着车把推,一人在后面用肩膀扛着推,互相帮助着把重载的自行车弄到公路上。

上到了公路确实很累了;但是,情绪却很高昂。——因为,将会不太费力就可以把一天的丰收和喜悦带回家了。于是,休息片刻,喝足了水,又有说有笑的迎着夕阳骑上了自行车。

那时,我曾经根据我们骑车上山、下河的乐趣写了一首诗,就叫《四个老登心花放》——“老登”是北方对老汉的亲昵的俗称。内容是:

         穿大街,

         过小巷;

         沿河小路上山岗。

         阡陌晨风里,

         柳湾轻云上;

         汗水透衫乐喲,

         歌声倍儿嘹亮……

         ——四个老登心花放!

如若没有在清晨田间路埂迎风骑行的舒爽和在河边小道上看柳荫倒影映衬在河中白云之上的经历,是很难体会到“阡陌晨风里,柳湾轻云上”的美感的。

年龄逐渐大了,骑车远行就有些力不从心了。为了上山方便,有驾驶技术的哥们儿买了一辆“金彭牌”电动三轮车。我们称它为我们上山的“金彭”专号。

今天,我们就是乘着“金彭”专号,带着渔网、气垫、水衩、橡皮船,菜肴、食品、酒水和野炊锅灶去捕鱼的。

坐车,轻松愉快的就可以到达目的地,尤其是在路况很好的公路上,说说笑笑地欣赏郊区风景,一会儿就到了小孤山的山脚下。

从小孤山一直到大孤山以西的路就不那么好走了。

我们去的地方比较幽静,柳树荫蔽,河水逶迤。隔岸南望,绿野黄花,在草地上有成群的黑白花的良种奶牛在安详的吃草。北望,河湾深处,成片的“山丁子”树一簇簇的果实开始灌浆,成串的“稠李子”已经半黑,向阳的“刺玫果”红了脸,百合花正在“任性”的开放……

我们四人中有两个算是“能人”:一位是有汽车驾驶证,电动三轮开得贼好,又会机械修理,又会烹调,有时乐附风雅,还能整出一首像模像样的小诗来的伙食科长;另一位是“进山知山中物缘,临水识水里鱼情”的高手。——跟着他,上山采蘑菇,保证比别人采得多,采得好,在水边一走,他就能知道河里什么地方有什么样的鱼。

有他们两个“能人”,出去游玩,想不收获都不太可能。

通河的大水泡子,岸边长着芦苇;小船儿轻轻地荡漾,信手撒网的“高手”哼着小调。不时的在不远处会有几只野鸭子被惊起……这场景不能不让人想起唐代诗人王勃《滕王阁序》中“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诗句。他所描绘的景色真个恰似眼前,是一幅宁静致远,令人销魂的画面。

大河汊流的浅滩是我们最喜欢嬉戏的地方。最惬意的是头枕着一块大一点平整的河卵石,躺在半尺多深的水流中,让清澈温凉的河水由肩头沿着下巴流向胸口,朝着脚尖方向淌去……滑滑的,柔柔的。加上充耳的流水声响与鸟雀和鸣,嗅到的绿野清香与花草的芬芳,看到的柳荫倒影白云上,像一抹水路逶迤的铺向远方……这时陶然若醉,才真正的体会到了那种身处“超脱”的妙境,心灵“纯净”的美好感觉。

自古以来,北方少有文人墨客光顾,尤其是我们这个大兴安岭、呼伦贝尔一带;倘若当年写《桃花源记》的陶渊明与写《滕王阁序》的王勃有如此这般的体验,不知道他们会有怎样的情趣与感慨呀!

该起网了。打上来的大多是滑子、柳根儿和葫芦籽儿三种鱼。滑子比较大,有半尺长,人们都很得意它;柳根虽然天生就长不大,只有两寸来长,但是它是北方冷水名鱼,味道鲜美,广有口碑,自然人人喜欢。最不受待见的就是“葫芦籽儿”了,你听听它这个名字就知道个头很小。一网上来就一盆多,收拾起来很麻烦,让人腻歪;可是,它确实挺好吃,味道不次于柳根儿。

收拾鱼自然是我的事儿了。——俗话不是说“百无一能是‘先生’”嘛!“腻歪”就“腻歪”吧。谁让我曾经是他们三个人的“先生”了呢。不过,我自己还是很欣赏李白“老先生”说的话:“天生我材必有用。”——挤鱼,可也是一项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工作”呀,舍我其谁也!

远方回来的朋友充当“火头军”。——挖坑,撘灶,拾柴,生火,炖鱼汤……烟熏火燎的,做在前头,吃在后头。和我比,嘿嘿,也算不容易。

鱼汤喝了啦,鱼全剩下。汤,真的很好喝!“火头军”那个美,一个劲儿的夸耀:“虽说是河水炖鲜鱼滋味好,可是没有我的手艺也不会这么鲜亮……”

喝着小酒(司机只能以汤代酒),享受着大自然馈赠的风景,海阔天空的胡侃。

在晚霞夕照,远山近水都染上一片淡淡的玫瑰红的时候,我们四个意犹未尽的老家伙才带着一身的鱼腥味儿和疲惫,带着满意的收获和欢乐,恋恋不舍地打道回府了。

路况不好的砂石路免不了要摇摆颠簸。我们这几个老家伙,没事还要逗趣呢,少不了趁此高声的“呵斥”着,搞笑的“责怪”着。

开车的倒是好脾气,谈笑自若,照开不误,还笑嘻嘻地顺口吟出一首题目叫作《小车赞》的诗来。

             小车赞

       小车似舟过山坡,

       下岭疾驶紧颠簸;

        哥们跌宕连声叫,

        一路笑骂一路歌!

你说,这样的山野之行有趣不有趣……

  评论这张
 
阅读(635)| 评论(28)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