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云野鹤

闲云一片无留意,野鹤盘桓有去时;世上苦多心自扰,渔樵烟淡尽歌诗。

 
 
 

日志

 
 
关于我

貌瘦不堪, 学识陋浅, 百无一能, 退休赋闲。 平生所爱, 涉水爬山, 偶动笔墨, 草根杂谈。 浊酒淡茶, 与友调侃, 岁逾古稀, 未觉天晚。 广结知己, 歆享余年, 博海泛舟, 心地陶然!

【原创】豆 粒 捡 得 秋 野 香……  

2015-10-24 15:09:14|  分类: 山林野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豆 粒 捡 得 秋 野 香……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豆粒捡得秋野香……

      时值深秋天尚暖,

      携友登高松林间;

      闲暇赏景多趣事,

      牧人吼歌山对山。

趁着这几天天气好,我们这几个爱上山的老哥们儿琢磨:得上山玩点什么。——采蘑菇吧,早已经过了采蘑菇的季节了;遛土豆吧,遛的土豆已经太多,吃不了了;什么也不干,徒自赏景吧,在这繁忙的秋收季节游手好闲的瞎逛荡,真的很不好意思,似乎又不符合我们的脾胃而显得挺另类。

今年,郊区农家种大饭豆的挺多,漫山遍野。收割后,地边草窠的遗漏,以及早熟豆荚爆粒,散失得很多。

于是,我们便“混”入了这个捡豆的“拾秋”队伍里。

说“混”,就是有点“滥竽充数”的意思。人家“捡豆”都选离家近,豆粒又多的地方;而且,都备有得心应手的“专业”工具——簸箕、筛子、网底撮子,有的还有“硬刺小笤帚”。我们可倒好,选择地点是:豆粒不在多少,环境必须幽静可心。没有什么捡豆的工具,吃喝倒是带了不少。

我们去的地方是“暖泉屯”的里面,再过两道山的一个大山坡上。那是我们去采蘑菇的时候发现的“宝地”。豆地的两侧,一面是是白桦林,另一面是樟子松和落叶松的林子。林子里蘑菇的种类挺多,景色也挺美。当时,我们采完蘑菇在山坡上吃午饭的时候就相中了这片环境独特的豆地。

捡豆挺有讲究:一是,拔完豆柍在地里晾晒的时候或豆柍还没有完全运完的时候,是绝对不能进地的,俗话说“瓜田不提履,李下不整冠”,为人正行,莫要讨人生嫌;再是,豆地收完,天气晴朗,而且重要的是“又没有进羊”,那才是捡豆的最好时机。

天若阴雨,景色黯然,兴趣皆无,自然非为生活所计,则无人前往;羊群,那可是“非同小可”,它们一进豆地,就像“鬼子”进村一样把豆粒疯狂舔食到嘴里,肆意地践踏到土里,“扫荡”得一塌糊涂。

我们去的时候,天气绝好。

穿过那片落叶松的树林,地上陈年的松针非常蓬松,走过去就好像踩在“海绵”上,厚厚的,软软的,再加上些许刚刚飘落的橘黄色的新松针,真是舒爽好看。随着一阵小风透过来,迎着阳光窸窣地又飘落了些松针,传来一缕缕淡淡的松脂的芬芳,让人感到心扉畅开,脾肺清爽。

在这羊群还没有“光顾”的优美环境下捡豆粒,别说心里有多美了。

刚开始,我们都愿意捡拾地边、草窠子里零星豆柍子上的豆荚。成熟干透了的大一点的豆荚,风一吹哗哗作响,一个豆荚就有五六个豆粒儿呢。

见此情景,突然让我想起了在中学念书的时候,在《文汇报》上看到一篇写“北大荒”军垦的抒情散文,诗一样的语言,曾令我神往。它的题目就叫作《大豆摇铃的时节》——形象、传神、绝美,始终难以忘怀。

饭豆虽非大豆,风吹摇铃,情趣相通,诗意我心,愉悦顿生。

午饭,我们是在豆地旁边的一棵高大的樟子松下进餐的。正举杯说笑的时候,看到另一棵松树上窜出两只松鼠来。我们每次上山经过这里都经常会看到它们。这次,它们大概是听到了我们声音,又好奇地来“窥探”我们。黝黑细长的身躯,蓬松的大尾巴,雪白的小肚皮,身子露在外面,却把半个脸庞躲着树干后面向我们张望。

原来这是一种高寒地区特有的品种,要比那褐色、灰色的松鼠或者小花松鼠珍稀得多。 

它看我们是常来的“老朋友”,便双双放心地跳到地面上寻找落地的松果。不大一会儿,它们各自抱着一枚松果,高兴地回头看看我们,才在林地上像画着一个一个的音乐曲谱中的连接线一样,敏捷地跳着“圆弧”形的舞步快乐地离去了。

我们会心的笑着,向它们摆了摆手……

下午,我主要是捡拾地面上的豆粒,不再满地里去找豆荚了。一是,一上午不停地猫腰寻找,的确有点累了;再者,也确实抵不住成趟儿的许多红灿灿的豆粒的“诱惑”。

原来,那些拔下来的饭豆秧子没有运走之前是需要晾晒的。每四五垅要归成一趟儿,晾晒好了再装车拉走。——这一趟的豆秧子的底下就散落了一条很集中的豆粒。

豆粒虽然很多,但是,我这一米八的大个子,猫腰不借助任何工具一粒一粒地捡豆粒儿,也真不容易。粗大的手,捡滑溜溜的豆,干着急也不出数。不一会儿,腰就疼了;不得不不断地改变捡豆的姿势。

这姿势还挺多呢:先是猫着腰捡,接着是蹲着捡,然后是跪着捡,再后来是坐在地上捡了;实在累了,遇到干爽的地方,豆又很多,那就干脆,侧身躺在地上捡了。

躺在地上捡豆,是很惬意的。暖暖的阳光,轻轻的小风;野外清新的空气,秋末阔野的风光。——沉浸在这样的天地里,怎能不让人产生美好的遐想。

    突然想到的是东晋时期的陶渊明《饮酒》的诗句:“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其绝妙的心境,绝美的语言,令人崇拜,让人神往。

我难耐情怀,浅陋套用,口占四句,曰:

捡豆东山坡,悠然看西山;

松鼠相候望,欣乐已无言。

面对秋收过后,田地里许多遗失,我常常深有痛惜之情;于是,便养成了为许多人所不能理解的“捡秋”的喜好。这一喜好的产生,除了“生小出野里”、“性本爱丘山”的秉性之外,大概也源于早年我曾经有过艰苦的饥饿经历。

我是上个世纪大跃进的年代,全面开放大兴安岭的时期来到林区的。在全家刚刚安置,生活毫无积蓄的情况下,突然遭遇连续三年的全国性严重“自然灾害”。饥饿,饥饿,到处是饥饿!工业地区尤甚,我们这样“落地”不久的外乡人,更是人人饥肠辘辘,家家食物难寻。

那时,老妈经常带着我不得不在严寒的冰雪天气,到郊区农家的菜地里去捡拾菜梗、菜叶、烂土豆,甚至都把大头菜的根子砍回来吃……后来,近处的田地里已经没有什么可吃的东西能捡了,就搭乘过往拉煤的火车皮到更远的扎罗木得、十六号、哈克等地方去捡。

倘若妈妈今天还健在的话,虽然现在丰衣足食,不愁温饱;但是,她也一定会让我带她在这风和日丽的晚秋,来沐浴着松叶飘香的自然美好的风光,享受享受有这么多晶莹剔透的饭豆粒可以捡拾的快乐。

捡豆归来,为豆不多;但,心满意足,乐此不疲。

还是宋代大散文家·欧阳修在《醉瓮亭记》中说得好哇:“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那么我们呢?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吾等‘捡秋’之意亦不在物,而在乎情趣者也呀!”【原创】豆 粒 捡 得 秋 野 香……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4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