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云野鹤

闲云一片无留意,野鹤盘桓有去时;世上苦多心自扰,渔樵烟淡尽歌诗。

 
 
 

日志

 
 
关于我

貌瘦不堪, 学识陋浅, 百无一能, 退休赋闲。 平生所爱, 涉水爬山, 偶动笔墨, 草根杂谈。 浊酒淡茶, 与友调侃, 岁逾古稀, 未觉天晚。 广结知己, 歆享余年, 博海泛舟, 心地陶然!

【原创】趣 谈“蛰 麻 子”  

2016-06-11 23:05:28|  分类: 稀罕植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趣 谈“蛰 麻 子”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趣 谈“蛰 麻 子”

一个偶然的浏览,我发现咱内蒙古和新疆的少数民族地区,以“哈拉盖”命名的地名很多。诸如地方大一点的有“哈拉盖牧场”“哈拉盖庄园”“哈拉盖嘎查”,小一些的有“哈拉盖”为名的山岗、敖包,甚至,有的收费站的名字也叫“哈拉盖”。

在我的至交朋友中有一位蒙古民族的大夫,他告诉我说:“哈拉盖”也可以叫做“哈拉海”。它是一种植物,学名为野生“荨(qián)麻”。——俗名叫“蛰麻子”,是一种“蒙药”,也是一种野菜。

经请教才知道,“哈拉盖”这种植物作为野菜是很被许多蒙古民族的朋友所喜爱的。它不亚于被称作“恩情草”的“库木勒”(柳蒿芽)在达斡尔民族心目中的地位。

   据《蒙医药典》介绍:哈拉盖“比较高大,茎具棱,叶对生,轮廓为五角形掌状分裂,全体披柔毛状的螫[shì]刺儿”;有祛痹功效,主治风湿关节痛,对控制血糖也有很好的作用。

有得风湿性关节炎的蒙族老乡,特意用“蛰麻子”来“蛰”自己红肿的膝关节。据说,是很有“疗效”的。

对于我来说,它却只是一种“结识”不久的特殊的野菜。很快我就喜欢上了它。

“蛰麻子”也和其他野菜一样,在统称之下还有一些分类。蒲公英有大齿、小齿,宽叶、细叶之分;柳蒿芽有红秆、绿秆,水蒿、山蒿之别。“蛰麻子”可分为“大蛰麻子”(学名 麻叶荨麻)和“小蛰麻子”(学名 窄叶荨麻)两大类。

无论是食用实践的口感,还是“药典”鉴定的药性,长相与“青麻”相似的“大蛰麻子”远胜于窄叶的“小蛰麻子”。

我喜欢采“蛰麻子”,无非三个原因:它长得多,认识并且采它的人比较少,再就是它好吃。

可是,时隔仅仅几年,我喜欢的三个原因,却只剩下一个“好吃”了。

过去,长“蛰麻子”的地方很多,乡村道旁,离家不远的山岗都会有。牛羊绝对不吃,人一般也不敢接近,一长就是成丛成片的,也没几个人采它。蒙族老乡采“蛰麻子”,也大都是等“蛰麻子”长得足够高“药性充沛”了的时候,用剪子剪上面半尺长的嫩稍,不伤根,不影响旁枝开花结籽。

现在,很多人认识了“蛰麻子”,喜欢了“蛰麻子”。很多人不等它长大就去采。有的人,采得非常“野蛮”:为了好吃,专采嫩芽;采时,甚至连根拔起,十分可恨!——让原本不被大多数人待见的普普通通的“蛰麻子”也成了“待大宾”的席间菜和馈赠朋友的礼品;使得“蛰麻子”数量大减,已经很不好采了。

    古人有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蛰麻子”名声“秀”出,身价渐“高”;自然很难逃出那,人“必摧之”“必湍之”的厄运了!

看来:爱,有时也不一定是好事。

采“蛰麻子”的新手,虽然也知道“蛰麻子”会蜇人;但是,没有体验到被蜇的苦楚难耐的滋味时,就总不会太在意。往往被蜇之后才知道它的厉害。

采“蛰麻子”的时候,必须戴手套。那种线手套是绝对不行的,应该是帆布手套或者是皮手套。——手套的袖儿要长一点;否则,对于初采者被“蛰麻子”给蜇了可不是闹着玩的。轻者,疼痛刺痒一天半晌的,非常难受;重者,会出现红肿和荨麻疹状斑点,疼痛异常。

如果被蜇,处理的方法大概有三:一是,不是太严重的话就忍一忍,或者用温和的肥皂水洗一洗。——切忌用冷水,否则会更疼的;二是,如果能及时的采到新鲜的“灰菜”,赶紧用它的嫩枝叶来搓“蛰处”会收到极快缓解的作用,很有效;三是,若是很严重,则可用调成糊状的“扑尔敏”涂抹,或者得到医院去处理。——一般不会出现第三种情况,除非是对“荨麻”过敏的体质。

我不知道被“蛰麻子”蜇过多少次,蛰的次数多了也就不怎么太害怕了;每次都是“挺”一会儿,最多一天半天的就过去了。——就是有点难受!

如果是蜇在手上还好点,要是蜇在别的比较“敏感”的部位就要“遭罪”了。所以裤脚儿、衣袖儿要格外小心,必须扎紧。

不怕大家笑话,前几天我这老采“蛰麻子”的人,却干了一件让人笑掉大牙的非常愚蠢的傻事。

那天,我还真特别注意了“防范”:胶鞋,是长靿儿的;手套,是帆布的。——“武装”得挺周全。可是,在我剪了一把“蛰麻子”的时候,发现手里的“蛰麻子”混进来一根长草。我下意识地凑近了嘴巴,想要把它给“叼”出来。——这是我采柳蒿芽时养成的“好”习惯。哪成想,情急之中忘了这是采“蛰麻子”。草还没“叼”出来,倒让“蛰麻子”给狠狠地“吻”了一下。瞬间,就这么轻轻地一蹭,立马就感到右半边的嘴唇、脸颊和眼角火辣辣的刺痒。这一“忘情之吻”的教训怎能不让我苦苦地铭记在心啊。——顿时,我“蠢货”“傻瓜”的责骂不迭,但为时已晚!

吃饭的时候,同伴看着我半个嘴唇红肿吃饭不便的怪相,取笑地说:“今天,由我们傻先生用‘局部地区’肿胀的嘴来优先品尝。”大家一阵哄笑。——真是坏蛋一个!

多有意思的“蛰麻子”,多有意思的野外活动!

“蛰麻子”——噢,它的学名是野生“荨(qián)麻”。花语是“守护”“相爱”和“残忍”“献身”两组。

   倘若“蛰麻子”有情感,这样的花语倒是颇有启发意义的:为了“相爱”而“守护”,宁肯“残忍”地“献身”也在所不辞!

    可爱的“蛰麻子”,我敬畏你!——在你面前我绝然不敢胆大妄为、鲁莽造次!

 【说明:上图为“麻叶荨麻”,下图为“窄叶荨麻”。】

      【原创】趣 谈“蛰 麻 子” - 闲云野鹤 - 闲云野鹤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3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